您的位置:首页 >科技>详情

FF与恒大之争反转,双方和解互不起诉,贾跃亭熬过生死关头?

来源:AI财经社 作者:高珮莙 分类:科技 时间:2019-01-01 浏览量:

本文地址:http://www.fengwo.cn/article/detail/1367.html

导语: 2018年12月31日,FF和恒大健康同步发布消息,称双方已经重新签署新的重组协议,原有协议全部终止,双方同意撤销所有现有诉讼,并放弃所有未来诉讼的权利。

2018年最后一天,许家印与贾跃亭以和解互不起诉的方式,结束了为期数月的爱恨纠葛,一笑泯恩仇。

2018年12月31日,FF和恒大健康同步发布消息,称双方已经重新签署新的重组协议,原有协议全部终止,双方同意撤销所有现有诉讼,并放弃所有未来诉讼的权利。

公告显示,合资公司Smart King在2016年和2017年亏损近9亿美元,未经审计账面价值剩1.1亿美元,恒大健康此前向合资公司注资8亿美元。根据新签署的协议,时颖持有合资公司 32%(经全部摊薄后)的优先股权,持有合资公司全资附属公司FF 香港的100%股份及重组协议项下的权利,作价合共 2 亿美元。FF 香港持有FF的境内相关资产。

FF与恒大之争反转,双方和解互不起诉,贾跃亭熬过生死关头?


此外,恒大无需再向FF注入资金,并同意释放资产保全质押权与股权融资权。贾跃亭可以在5年内回购恒大持有的32%的FF股权,第一年内行使为6 亿美元,第二年内行使7 亿美元,第三年内行使8 亿美元,第四年内行使9.2 亿美元,第五年内行使为10.5 亿美元。

恒大健康在公告中表示,签订重组协议可以使该公司聚焦业务发展,同时支持合资公司融资和发展,“符合公司及股东的整体利益”。

对几乎陷入死结的恒大和FF而言,这已是为数不多的双赢选择之一。这意味着,双方各退一步,恒大不必继续陷在看不到尽头的FF造车梦里,FF也有了寻找下一个金主重新出发的可能性。

至少从目前看来,倔强挣扎的贾跃亭又看到了希望的曙光。这一次,曾数次徘徊在生死关头的他熬出头了吗?2019年,或许才是真正的生死考验。

01 隐患早已埋下

谈起与恒大这场闹得鸡飞狗跳的联姻,在“生死存亡”关头打转好几个来回的贾跃亭表现得无限委屈。

据他回忆,去年10月的一个周末,他正跟团队开会讨论融资策略,突然接到一个来自香港的紧急电话。一位朋友在电话里告诉他,恒大对于投资FF表示了“强烈的兴趣”,同时对LeEco模式非常认可,希望他当晚就到香港进行融资谈判。

那时的FF正处于最困难的时期,危机或许不亚于今年与恒大对簿公堂时。

“花100亿元造车”的乐视汽车几乎已成空壳,在国内被列为“老赖”的贾跃亭匆忙逃往美国,“下周回国”沦为笑谈。顶着“贾跃亭转移资产手段”名头的FF,资金却是捉襟见肘,去年9月曾一度发不出工资,还因为控制权之争将前CFO斯特凡•克劳斯(Stefan Krause)踢出了公司。

在此期间,FF跟印度塔塔集团、香港“小巨人”李泽楷、泰国国家石油公司等都传过投资的“绯闻”,最终都是不了了之,以至于贾跃亭融资被戏称为“狼来了”。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顺利接过恒大伸出的橄榄枝,贾跃亭声称自己作出了“巨大的让步和妥协”,估值也给出了极大的优惠。

FF与恒大之争反转,双方和解互不起诉,贾跃亭熬过生死关头?


他对FF的定位,是估值达到80亿到100亿美元之间。这次为20亿美元的救命钱卖了45%的股权,几乎“腰斩”。对于恒大而言,这是笔近乎抄底的划算买卖。

去年11月签署融资协议后,为了表示对投资方的诚意和信任,FF提前将45%的股权全部转让给恒大,但只获得了头期8亿美元资金,剩余12亿美元依照投资协议将在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在贾跃亭看来,恒大还欠FF剩余的12亿美元投资款。

据贾跃亭透露,FF在2017年底做过一份关于FF91量产的预算,大约10亿美元,并得到了恒大的认可。而恒大实际上支付的8亿美元里,只有4亿多美元花在了FF 91的量产交付上面,其余的1亿多美元支付了供应商前期费用,2亿多美元应恒大要求用于FF中国业务和南沙的土地开发项目与建设,恒大还多次承诺要归还这2亿多美元。

但在恒大方面的叙述中,事情却是截然不同的另一个版本。

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告诉AI财经社,时颖在签订正式协议前就立即先付3000万美元定金,解决了FF支付危机,避免触发大面积裁员的破产局面。之后在无竞投对手的情况下,仍然同意授予贾跃亭超级投票权及多数董事席位,仅保留委派公司出纳及两个项目考核节点,可谓诚意满满。

而20亿美元这个数字,是恒大根据FF提出的商业计划及中国业务资金需求确定的,双方同意分3年投入,投资方还同意以投资款偿还贾跃亭个人担保的Pre-A债权、供应商欠款、员工欠款,并计划通过担保及贷款等资源支持中国业务发展。

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则告诉AI财经社,投资方按约履行出资义务,并于2018年5月25日提前支付应于2018年底前支付的8亿美元。将8亿美元投资款用于中美两地的研发与生产,这是双方在合作之初就达成的共识。其中2亿美元用于中国南沙研发生产基地的建设,并非恒大作为投资方强行要求的。

关于花钱的理念和立场不同,恒大与FF的合作,早在如胶似漆的“蜜月期”就埋下了隐患。

02 理不清的糊涂账

导致双方公开撕破脸的关键节点,发生在首批8亿美元在短短两个多月内被迅速烧光后。

据FF方面知情人士透露,许家印7月到美国时,恒大主动提出签署补充协议,答应再给7亿美元,其中今年7月31日前支付3亿美元,10月31日前支付2亿美元。作为交换条件,贾跃亭辞去了FF全球董事的职位,由恒大委派FF中国的法人、董事长及其他高管,参与FF中国的经营管理工作。

FF与恒大之争反转,双方和解互不起诉,贾跃亭熬过生死关头?


当时,许家印还信誓旦旦地承诺绝不干涉FF的业务和运营,充分相信贾跃亭和管理团队,让大家不用担心钱,甚至让FF做500万产能和中国五大生产基地的规划,因为“恒大有的是钱,银行都排着队给恒大贷款”。

然而,到了9月,眼巴巴等米下锅的贾跃亭被恒大“断了粮”。对方还发来了“多达9份、长达100多页的霸王协议”,其中包括随时可以触发向恒大健康廉价转让FF中国全部资产及全球高价值IP等“无法接受的不平等条款”。

过去一直“很天真”的贾跃亭团队突然“幡然醒悟”——恒大步步为营,真实目的其实只有一个,就是夺取FF的全球控制权。根据恒大与FF当初签订的协议,如果FF91在2019年一季度无法实现量产,贾跃亭就得交出公司的控制权。对此,FF新任研发总负责人Matthias Adyt愤怒地抨击恒大“言而无信,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AI财经社此前从FF方面获悉,FF已经满足了恒大提出的所有要求,但对方拒不付款。但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向AI财经社透露,恒大在入股FF后发现,贾跃亭隐瞒了其违反外汇管理条例,FF中国外汇账户被冻结的情况,且相关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无法接受FF控制人贾跃亭不断被列为失信人,明确表示不会提供任何支持,FF中国业务陷入瘫痪,而中国恰恰是FF最重要的生产基地和销售市场。

上述人士还表示,贾跃亭在对中国设立研发供应链体系、数据共享等重要领域人为设立障碍,管理方面任人唯亲采用家族式管理,并要求将全部投资资金投向美国,将中国的投资压力及包袱转给投资方。

因此,恒大和FF于7月18日签署补充协议时,被政府和金融机构接受、可以彻底解决中国区问题,就成为提前支付7亿美元的先决条件。

然而,此后贾跃亭所谓的主动将FF股份转让给第三方、辞去一切关联公司董事职务只不过是放了个烟雾弹,实际上只是将股份交由朋友代持,他自己仍然是合资公司实际控制人。由于这一做法没有得到中国相关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的认可,FF中国仍陷困境,恒大认为FF并未达到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恒大也就没有提前支付的义务。

究竟是许家印手伸得太长,从一开始就谋划着设套坑老贾,还是贾跃亭花完钱翻脸不认人,还要反咬一口,谁都算不清楚这笔糊涂账。

10月3日,贾跃亭一纸诉状,将一年前向FF伸出援手的恒大告上了香港国际仲裁中心,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临时仲裁结果22天后出炉,双方因为各自声称获胜再次引发口水战,而最终仲裁结果还要等至少半年。

11月12日,FF再次迫不及待地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申请,要求解除恒大健康对FF的资产抵押权。FF方面表示,本次紧急申请仲裁,是因为在FF获得金融机构资产融资的情况下,恒大健康再次违约拒绝解除对FF的资产保全。

此外,FF还向香港仲裁中心另项提交了紧急救济仲裁申请,以获得合理的债权融资,用于保障员工工资、供应商应付账款的支付,以及继续推进FF91量产交付和启动FF81回归美国量产。

很显然,上次临时救济获得的5亿美元融资限额,还远远不足以为陷入困境的FF续命。

就在同一天,FF美国举行了一次名为“Faraday Future Evolutionary”的战略会。贾跃亭不仅罕见地公开了与恒大“相爱相杀”的全过程,还宣布将拿回FF中国的控制权,终止与恒大健康的所有协议,并将FF独立上市的时间提前至2020年。

03“这是FF的生命线”

无论孰是孰非,这是贾跃亭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谈起与恒大的爱恨情仇。

他说,此前之所以决口不提,是因为“内心一直非常感谢恒大和许主席去年帮助过FF”,也一直试图通过“信任和真诚”来解决问题。但“真诚并没有换回相应的尊重”和“善意的回馈”,反而导致被FF一步步逼向更困难的境地。

贾跃亭声称,FF已经做了详尽的短期和中长期资金规划,原本可以通过资产抵押贷款、短期借款等各种方式来获得新的资金,但投资人“突然发难”,利用大股东的特殊权限,在对FF部分资产进行保全的基础上,进一步对FF全部资产进行保全,使其无法获得融资。FF认为,根据此前合同约定,只要FF找到了融资机构,恒大就有义务无条件解除大部分资产保全,但对方拒绝这么做。

但有律师指出,FF 将所持Smart King的股权抵押给时颖,这种抵押将影响到FF对抵押的这部分股权的处置,包括不能自由转让、不能用这部分股权申请银行贷款抵押。

双方也不是没有过浓情蜜意的好时候,可“分手”时还是闹得异常难堪。

10月15日,恒大被FF中国部分员工曝出拖欠工资,强制更换工作城市、强迫员工签订新合同等“恶行”。FF方面称,恒大正在用传统地产企业的一套不尊重人性,扼杀创造力的管理制度套用在FF中国公司。

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表示,在发生股东争议期间,投资方仍继续提供借款支持中国员工工资待遇发放及业务正常运转。接近FF内部的知情人士则向AI财经社透露,恒大派来的财务人员在公司几乎一手遮天,孕期和哺乳期的“三期员工”都被拖欠过工资,连卫生间里的厕纸和办公室里的打印纸都断了供。双方一口咬定对方一手把持财政大权,谁都不肯松懈。

有人用“农夫与蛇”来形容贾跃亭的“忘恩负义”,也有人猜测,许家印从布下这局棋开始就在觊觎FF的控制权,“一切只为掏空FF”。

当初代表FF跟恒大签下“卖身契”,贾跃亭只提了一个要求,就是绝不出让公司的控制权。对他而言,其他的一切经济利益都可以让步,唯独这一点没得谈——“这是FF的生命线”。是真正让FF达成产业变革的前提,保证FF的愿景和梦想不会扭曲。恒大当时也一口答应了这一条件,承诺不参与FF全球任何经营管理。但后来诸事生变,天平渐渐滑向了贾跃亭难以掌控的另一头。

更让贾跃亭难以接受的是,恒大对FF的预期与他的设想截然不同。

一位恒大派驻FF的高管建议他开发1.5万美元左右的产品,说这才是FF的未来。但贾跃亭明确表示,FF不仅现在不做,以后也永远不会做1.5万美元的产品,因为这“不符合FF的品牌理念”。

“可以想象,如果恒大全面接手FF,按照他们的说法,他们会把FF变成一个只生产低端产品的公司,只会一步步把公司带向深渊。”他在战略发布会上表示,“绝不能把多年来积累的核心技术成果如此轻易地落在一家房地产企业手中。”

在他看来,如果FF落入恒大之手,美国FF将彻底沦为后备的研发中心,FF会被装入恒大健康上市公司,自己则变成“孙公司”。届时,FF就会沦为一个平庸的公司,更不会有对极致产品的追求,更谈不上技术梦想。

恒大究竟为FF铺就了一条什么样的道路,外界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该公司进军造车领域的决心不可谓不坚决。11月6日,广汇将两笔增资款转到汽车销售巨头广汇集团名下,以144.9亿元的代价买下对方40.964%的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位于广州南沙的生产基地也已开始建设,据称不受双方争端影响。

如今,万事俱备,只欠汽车。

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曾告诉AI财经社,恒大投资美国新能源汽车FF,是为了将世界一流新能源汽车引入中国,促进中国汽车行业转型升级。未来10年,恒大计划在中国华东、华西、华南、华北和华中地区建设五 大研发生产基地,年产能达到500万辆,面向全球市场,覆盖高端、中端及入门级。

只可惜,这个看起来很美的蓝图,不是贾跃亭想要的未来,至少目前不是。

04 再次“为梦想窒息”

今年9月,摆在贾跃亭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条是低头妥协,向恒大让出控制权,通往“躺着赚钱甚至游山玩水”的光明未来;另一条路也许荆棘密布,那就是“抗争到底”。

他选择了再一次“为梦想窒息”。

一方面,他认为FF真正的价值应该通过独立上市来实现,不应该为了短期利益“错失成就伟大公司的机会”。更另一方面,FF91量产只差“临门一脚”,FF距离第一阶段的成功只有一步之遥。“在这个无比接近梦想实现的时候,我们没有任何理由放弃,我们也绝不会放弃。”

为了坚守这条底线,FF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失去金主输血的FF经济状况捉襟见肘,新的融资又迟迟未能跟进,深陷现金流困境的FF不得不采取一系列“临时措施”。先后两次裁员降薪,全球仅剩的1000名员工被停薪留职,多名员工选择离职,包括贾跃亭自己在内的高管团队只拿象征性的1美元年薪,还有高管抵押了自己的房产贷款给公司发工资。据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报道,为了让FF能继续苦撑一段时间,贾跃亭只能靠抵押名下豪宅获得贷款。

腾讯此前一篇报道中写到,一位在加州从事电动车行业的人员表示,当地类似规模的电动车公司人力成本在每月1000万元以上,而如果公司没有按时发放工资又没有遣散员工,就触犯了法律。而FF在裁员时,并未按照美国公司的管理给予数月薪水的补偿。

事实上,FF三位联合创始人中已有两人提前退场,贾跃亭沦为孤家寡人。前研发和工程高级副总裁尼克•桑普森(Nick Sampson)表示,FF实际上已处于破产状态,短期内“最多只能蹒跚而行”。还有前高管透露,FF目前已经资不抵债,而且基本没有什么能干活的人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恒大与FF的口舌官司还没分出胜负,贾跃亭在乐视担任董事长期间欠下的旧债,也被债务方找上门来。

12月18日,韬蕴资本发布声明,称贾跃亭名下的FF股份和加州4处房产被法院冻结,但他一直躲在豪宅中闭门不出。两天后,有FF员工在微博上晒出了提前举办圣诞派对的照片,艰难度日的贾跃亭笑容满面地现身,被解读为特意辟谣。

FF与恒大之争反转,双方和解互不起诉,贾跃亭熬过生死关头?


生死关头,众叛亲离,贾跃亭的窘迫可想而知。

这个背负着“梦想骗子”之名的“贾布斯”,将FF视为翻身的最后希望。他在这家公司投入了大量心血,一天工作超过14个小时,小跑着在3栋楼之间往返开会。对于那些“别有用心的恶意攻击”,他表示绝不容忍。“FF是我们所有人的孩子,更是我的生命,我绝不会让FF倒下。”

至少从FF方面放出的风来看,如今的FF形势尚好,依然拥有“不可替代的核心价值”。

FF在战略会上透露,该公司迄今已累计投入近20亿美金,净资产超过6亿美金,供应商欠款仅为8000多万美金,根本不存在所谓的“资不抵债”的情况。FF已经提交了近2000项全球专利的申请,获批近400项。再加上无形资产,FF的整体估值已经远远超过恒大投资时的45亿美金的水平,有望超过100亿美金。

按照FF的说法,新合作协议签署后,FF股权融资和债权融资将会快速推进。

FF与恒大之争反转,双方和解互不起诉,贾跃亭熬过生死关头?


贾跃亭此前表示,全球各地多家投资人对FF的价值高度肯定并表示了浓厚的兴趣,几乎每周都有潜在投资人到访和进行尽职调查。资产保全解除后,债券融资也有望取得突破性进展。FF A轮融资投前估值24.5亿美元,投后估值调整为32.5亿美元。

他还提拔了几位年富力强的中层到VP级岗位,邀请来自通用汽车的Waqar Hashim和来自苹果公司的Michael Nikkhoo加盟FF。为了笼络人心,贾跃亭让更多“奋战在一线,真正听到炮火”的中层人员进入管理层和决策层,还宣布FF将推行“合伙人制度”,拿出个人股权的64%用于激励员工。

根据他的规划,FF将在2019年一季度完成第一阶段5亿美元左右的A+轮融资,用于完成FF 91的量产交付与支撑FF 81的研发;2019年年底前完成7亿美元的Pre-IPO轮融资,用于完成FF 81的量产交付及后续车型、市场布局,初步计划在2020年正式在美国独立IPO,完成FF第一阶段的布局,相当于把IPO年从之前的FF 71量产年调整为FF 81的量产年。

12月18日,被阴霾笼罩已久的FF难得地公布了最新两台FF91预量产车下线的好消息。官方公布的照片中,约40名FF员工满面笑容地簇拥在FF91旁。对于缺钱又缺人的FF来说,能做到这一点实属不易。FF声称,FF91已顺利结束了产品研发阶段,距离面世仅差“临门一脚”,FF 81的研发工作也依然在持续推进中,“会继续按照既定计划聚焦产品交付,最大化实现股东、全球供应商与预订用户的利益”。

问题在于,特斯拉花了14年时间都没能彻底跨过的量产交付那道坎,贾跃亭究竟有几成胜算。在真正实现目标前,临门一脚和天堑之隔其实没有太大区别。毕竟,庞大的乐视体系也曾花团锦簇,烜赫一时,如今贾跃亭手里仅剩下FF这棵独苗会不会重蹈覆辙,谁心里也没底。

据彭博社报道,特斯拉每分钟花费超过6500美元,从2016年底到2017年底的12个月内,每季度负自由现金流量至少有5亿美元,苦苦熬了14年,今年第三季度才首次看到可能实现持续盈利的微弱曙光。蔚来汽车两年半亏损了109亿元,钱像自来水一样哗哗流走,才走到产能爬坡的初级阶段。对于刚从PPT开到现实中的FF91,一切还都是未知数。

有业内人士认为,即便FF能获得新的融资,以FF91高达200万元的售价,也难以获得足够的订单量,无法实现可持续量产。

没有人能预计,这一次,“为梦想窒息”的贾跃亭还能走多远。

免责声明:本文章注明的文章来源于网络、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网络、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对本文内容有异议,请联系网站底部客服邮箱申请撤稿,我们会核实后处理。

扫码关注微信